在线小额贷款公司-网上小额贷款资讯门户「安途贷」
  • 提交贷款资讯
  • 主页 > 热点 > / 正文

    用夹子拉开花唇/春药毛笔玩弄折磨

    2020-05-23 13:24 热点

    眼睛闭了起来。

    用夹子拉开花唇/春药毛笔玩弄折磨

    此时,我的心脏已经挤到了嗓子,怀着忐忑的心情,撬开她的牙关,贪婪地品尝着她的气息。


    五年来再次品尝到这样的美味,感觉整个人随风飘/蕩着。


    葛小芸那激扬的表情已经达到了极致,迷离着眼眸深情地看着我。


    “小芸,叔可以和你再进一步吗?”我轻声地问道。


    “嗯,你要温柔点,我怕承受不住!”葛小芸扭动着身体,激动地声音有些颤抖。


    我做好一切准备,准备开始。


    “爱是用我的心,倾听你的忧伤欢乐,这世界我来了……”


    一首刀郎的《爱是你我》响了起来。


    葛小芸连忙推开我,快速爬起,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,别有深意地扫了我一眼。


    我知趣地坐在一旁,不敢发出任何声响。


    “喂,老公!”葛小芸看着我,声音轻颤着。


    突然,我的脑海中闪过一丝恶趣,看着正在接电话的葛小芸,我爬了过去。


    “我,我也想你了,老公!”葛小芸见我爬到她的身边,吓得声音都变了声调。


    “老婆,你怎么了?声音怎么不对?”顾聪传问道。


    “没有,这几天嗓子不舒服。老公,我想你了,你什么时候回来呀?”葛小芸娇声道。


    “应该快回去了!宝贝,哪里想老公了?”电话那头,顾聪笑着说道。


    “讨厌,你说呢!”


    葛小芸撒娇的声音简直能麻死人,我听后感觉身体一颤,仿佛被电到一般,阵阵电麻感传遍全身。


    “那怎么办呀,我又回不去,要不自己按摩一下,等我回去后再给你按摩,好吗?”


    趁着他们说话的时候,我的手伸了过去,为她按摩起来。


    葛小芸被我的突来动作吓了一跳,脸色苍白,不过随即闭上了眼睛,若无其事地继续打着电话,“嗯,老公,我等你回来给我按摩!”


    “老婆,我爱你,我这还有事,先挂了。”


    说完,顾聪挂掉了电话。


    电话一停,葛小芸就睁开了眼睛,快速向床里躲去,慌张地看着我,颤颤巅巅地说:“赵叔,你看时间不早了,你回去吧,我想睡觉了。”


    我一看葛小芸的动作,知道今晚没戏了,跳下床捡起/库子穿上后,失落地离开她家。


    回到家后,又一次的失眠了。


    整整一个星期,我给葛小芸发信息,她也不回,上家里敲门,也不给开门,痛苦地煎熬了整整一个星期。


    今天傍晚,葛小芸突然再次地敲响我的门。


    “赵叔,快开门呀!”


    葛小芸抱着孩子焦急地拍着我家的门。


    我打开门,扫了眼她后,把目光定在了孩子身上。


    “这是怎么了?”


    我接过孩子,在他的额头摸了下,很烫手,“孩子高烧,跟我去诊所。”


    我抱着孩子率先向电梯冲去。


    “叔,我回去换身衣服。”葛小芸慌张地说道。


    我没有理她,抱着孩子下了电梯后,往诊所跑去。


    到了诊所,给孩子量了下体温,39度1。


    我急忙跑到处置室,找了些酒精和采血棉。


    这时,葛小芸也赶了过来,“赵叔,孩子没事吧?”


    点击进入:全文阅读




    Tags: 玩弄 折磨 毛笔 春药 开花 夹子

    搜索
    网站分类
    标签列表